首页 历史军事 大宋第一猛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打赌

大宋第一猛人 虎郎 5840 2020-01-14 22:52

  这只鸟后面,还有一个少女提着裙子在追逐。吕馀庆和王长明听到身后动静,转身看去。只是吕馀庆刚转身,便见一只鸟直直向他脸面冲来,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慌忙躲闪之中,身体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地。王子明见吕馀庆摔倒,脸上闪过一丝快意。黄知轩一边上前将吕馀庆扶起来,一边打量这只鸟和这个少女。鸟是一只非常漂亮的绿色鹦鹉,此时飞回到少女的肩膀上,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正转来转去的瞪着眼前三个人类。而少女不过十五六岁年纪,浓眉靓眼,稍微有些婴儿肥,但是长相甜美,显得既俏皮又可爱。她身上穿着一件翠绿的裙子,一件缀着孔雀羽的缦衫披在肩上,两头只在蓓蕾初绽的胸前系了一个蝴蝶结,那缦衫绣着彩凤图案,再用真的孔雀毛缀在上面,翩然舞动间,孔雀羽毛不停地变幻着颜色,七色莹光,炫人双眼。黄知轩立刻便知道这少女的身份——和石保吉已经有了婚约的永庆公主。“臣黄知轩拜见公主殿下。”黄知轩将吕馀庆扶起来之后,对少女拱手施礼。吕馀庆同样回礼,但却一脸苦笑和尴尬。少女提着裙子对三个人回礼,然后盯着黄知轩,想了一下,大叫一声,兴奋道:“你是阳武县子黄知轩!是石保吉那呆子的好兄弟。”黄知轩微微笑道:“臣的确是石保吉的好兄弟。”“黄知轩,你帮我给那呆子带句话,他若是不能让我的鸟说话,我就不嫁给他。”永庆公主泼辣的说道。黄知轩看了一眼那鹦鹉,正要说什么,走廊门外传来一声呵斥声:“永庆,不得对三位学官无礼。”话音未落,一个青年和一个少年走了进来,正是赵德昭、赵德芳这两位皇子。刚出声之人,正是皇长子赵德昭。“黄知轩,现在你可以给我教算学了吧?”赵德芳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跑过来抓着黄知轩的胳膊,颇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赵德昭忙又道:“二弟不得无礼!今天的课程计划中还没有黄县子的课。”说完,赵德昭转头拉着脸对永庆说道:“永庆!以后上课时不要再带着你的鸟。”永庆公主护住自己的鸟,冲着赵德昭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看这样子就知道将赵德昭说的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赵德昭知道拿这个妹妹没有办法,也不想和永庆公主争辩,此时黄知轩、吕馀庆、王长明正给两位皇子行礼,便不再理会妹妹,带着赵德芳给三位学官回礼。这时有内侍跑来说陛下宣阳武县子黄知轩到甘露殿觐见。黄知轩知道,甘露殿其实就是御书房的外殿,在御书房中能被天子接见的臣子只有两种,一种是皇上的近臣,比如皇城司总管赵冈和大内总管王继恩,另外一种是重臣,如赵普、赵光义、石守信这样的重臣。而甘露殿则是经常进行小朝会。黄知轩心中胡思乱想着,跟在小太监后面向甘露殿快步走去。甘露殿中,赵匡胤坐在龙榻之上,神色有些严肃。宰相赵普、副相王溥和范质,以及六部尚书跪坐在右侧,而左侧则是枢密院正副使石守信和薛居正,以及三衙的“三帅”和四卫主将。赵匡胤最近又挑选任命了一个枢密院副使李处耘,这样一来,枢密院一正两副,算是将石守信的权力进行了一定的分摊和制衡。只不过目前李处耘人在淮南,还没有到任。另外,这三衙和四卫却是最近新出现的机构,三衙的主帅和四卫主将也是新近上任。虽然顺利的完成了“杯酒释兵权”,但是赵匡胤却从未满意过,事实上这只是他对军队高层建筑进行改革的第一步。所以在一个月前,赵匡胤将南唐使团送走之后,便开始了他集权改革的第二步。这一个月中,他先后下旨进行了一系列的军制改革,首先是将马军和步军从此分开,成为两个系统,将从五代一直对立的殿前司和侍卫司分成殿前司、侍卫马军司、军司这三个军衙,史称“三衙”。这“三衙”长官被称为“三帅”,即殿前都指挥使、侍卫马军都指挥使、侍卫步军都指挥使。而在“三衙”之下,又设“四卫”,即殿前司铁骑军、控鹤军,侍卫马军司的龙捷军,侍卫步军司的虎捷军,目的是为了剥离“三衙”的兵权。而在“四卫”之下又各设四厢都指挥使,从而进一步剥离四卫的兵权。总体来说,就是三衙虽然掌握禁军,但却无调兵和发兵的权力。枢密院有发兵、调兵之权,而不能直接掌握军队。调兵权与领兵权分离,各自独立,相互制约,有利于皇权的控制。这一改革,算是彻底消灭了自汉以来的藩镇割据的可能性,但是过分强化集权时间一长,必然会造成冗官、冗兵、冗费的问题,宋朝也从此埋下了积弱的隐患。“诸位爱卿,今天召开小朝会,却是因为荆湖周氏派人向我大宋求援,朕以为这是攻下荆湖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诸位爱卿对此事如何看。”赵匡胤肃然说道。在场有些人已经得到这个消息,有些人还是首次听说,特别是一众武将,此时闻言,无不精神一振,龙捷军主将曹彬立刻站起道:“陛下,臣愿带兵帮陛下打下荆湖。”曹彬一带头,其他四卫主将也纷纷站起大声表示愿带兵打下荆湖。赵匡胤对自己一手挑选的“四卫”主将的反应非常满意,点了点头,道:“四位爱卿稍安勿躁,现在还没有到定下谁统兵出战的时候,而是商讨要不要出兵打荆湖的问题。”石守信站起来说道:“陛下,前期一直准备攻打蜀国,打探情报、粮草准备和运送等事宜已经准备不短时间,就怕此时冒然改变既定战略,有所不妥。”石守信所说,正是在场不少人心中所担忧,顿时有七八个站出来表示附议。针对这些人,赵匡胤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看向赵普等文官所在那一片。赵普略一沉思,起身躬身道:“陛下,眼下荆湖之主周行逢去世,其幼子周保权继位,那大将军张文表立马起兵谋反,忠于周保权的军队不敌,所以才向我大宋求援,因为之前周氏已经向我大宋称臣,我们在此时派兵进入荆湖乃堂堂正正,却正是天赐良机。”赵光义却立刻说道:“陛下,臣以为宰相大人所言不妥,荆湖同时与蜀国、南唐和我大宋接壤,此时我大宋发兵,焉知那蜀国和南唐国没有举动。”赵普心中冷哼,连忙又道:“陛下,正因为荆湖与三国接壤,所以我们才更要果断发兵。”赵普话音一落,便有七八人立刻站出来表示附议。赵光义等这些人全部附议完毕,才站出来冷笑道:“宰相大人,我们准备攻蜀已经有三个多月时间,如今冒然改变,攻打蜀国势必又要往后推,最主要的是蜀国已经有所察觉,若是在我们攻打荆湖时,蜀国伙同北汉国对我们发兵,致使我大宋陷入三面开战险局,这个后果谁来承担?”赵光义说完,立刻就有七八人站出来附议。赵普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出来表示反对。就在双方争论如火如荼的时候,有太监进来向赵匡胤禀报道:“陛下,阳武县子黄知轩已经奉旨来到殿外。”赵匡胤淡淡的说道:“让他进来吧!”太监立刻领旨,来到殿门口,大声道:“传阳武县子黄知轩觐见。”黄知轩进来一丝不苟的向赵匡胤行礼,等赵匡胤说了“平身”之后,便直直站在那里,等赵匡胤问话。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赵匡胤传他来做什么,此时又见朝中重臣都在此,心中更是疑惑的同时,打起十二分精神,等着皇帝问话。赵匡胤其实在昨天晚上便连夜将赵普、赵光义、石守信招来商议过打不打荆湖的事情,但最后三人意见不统一,所以才今天扩大会议规模,再次商讨,但经过刚才争论,依然争执不下。想起上一次在向阳镇黄知轩家中奏对的情景,赵匡胤禁不住心中有些期待,便道:“黄知轩,如今荆湖周行逢驾崩,大将谋反,幼主向我大宋求援,但我大宋对蜀国的战争已经准备了三个多月,如今朝中对于是否发兵荆湖争执不下,上次你向朕所说八字方针与眼前情景多有相合之处,依你之见,此时是否要向荆湖发兵?”黄知轩一听,略一思索,便想起了一些事情。在原本历史上,就在赵匡胤下令攻打蜀国之前,荆湖生变,历史上宋国朝臣是如何争执不下的黄知轩自然不知道,但他却记得宋史上记载赵匡胤果断改变战略部署,派了负责镇守南部的大将慕容延钊统兵出征,同时又派了新任枢密院副使李处耘当监军,虽然前期较为顺利,可是到了后期监军李处耘却好像变成了一个疯子,在独立统领一路大军之后,不光是下令屠城,还下令将投降的敌将煮熟了逼着部下吃,结果致使后期荆湖残军拼死反抗不说,已经投降的俘虏又发生暴乱,再次反叛出去,让宋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双方多死了十数万人。黄知轩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情,是因为他在后世时家刚好是在荆湖一带,这个‘煮降将逼下属吃肉’的故事地方志里面提到过,而他刚好看过老家的地方志。黄知轩脑海中不断回忆的同时,点了点头,说道:“陛下前些日子派臣配合皇城司行事,臣看过周边各国情报,其中提到荆湖兵马不过五万,且民困于暴政,陛下发兵乃顺应天意,顺应荆湖的民意,若是不打恐怕会辜负上天的美意。”赵匡胤点了点头,他其实也是倾向于打,但他并非是独断专行的皇帝,群臣的意见他向来很重视,每一项重大决定都要和群臣讨论研究之后才最终决断。赵光义暗自冷哼一声,给身后吏部尚书使了个眼色,吏部尚书立刻站出来说道:“黄县子,依你之见,我们在攻打荆湖时,蜀国伙同北汉若是对我大宋发兵又当如何?”黄知轩并不认识吏部尚书,更不知道他是赵光义一系的人,但他见对方身穿紫袍,品级不低,不敢怠慢,客气的说道:“这位大人意思是继续按照既定战略攻打蜀国?”吏部尚书瞥了一眼黄知轩,理所当然的说道:“没错。”黄知轩一脸奇怪的说道:“那我们在攻打蜀国时,北汉、契丹向我们发兵又当如何?”吏部尚书冷笑道:“黄县子莫非忘记了给陛下所献‘攻守并举’之策,陛下在北边自有安排防守……”吏部尚书话说不下去了,脸色涨红,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太丢人了,不管是攻打蜀国,还是攻打荆湖,大宋周边形势其实是一样的,更进一步说,只要大宋想要统一天一,必然会面对这种打一国的同时,可能会有其他国家进犯的风险,所以才会有‘攻守并举’的战略布局,他刚才被这小子差点绕进去,不对,已经绕进去了。吏部尚书一脸讪讪的退下,赵光义本来还想说什么,悄悄看了一眼赵匡胤的神色,顿时明白自己的哥哥分明是已经决定要出兵荆湖,所以便没有吭声。果然,赵匡胤认为讨论的已经差不多了,他也不想再听下去,便说道:“既然如此,朕便决定先发兵荆湖,传朕旨意,命慕容延钊为主帅,枢密院下令调集南边十州兵力即刻奔赴荆北,新任枢密院副使李处耘为监军,直接从淮南奔赴前线上任,待战后再回京担任枢密院副使。三司立刻调集筹措粮草,务必保证大军粮草充足。”旁边有中书舍人以最快的速度将皇帝陛下的话变成了旨意,枢密院使石守信和三司使出班躬身领旨。然而,黄知轩却突然说道:“陛下,监军人选……臣以为不妥?”全场顿时一静,赵匡胤眉头微皱,李处耘是他极为看重的一名臣子,本是一名文官,但却精通军务和兵事,所以他才任命其为枢密院副使,若不是黄知轩最近接连立下大功,表现出了极为高明的见识,他此时直接呵斥其退下了。“黄知轩,李处耘能力出众,精通兵事,且行事果断,你说说这李处耘为监军为何会不妥?”赵匡胤淡淡的问道。黄知轩顿时懵逼了,他对这个李处耘丝毫不了解,只是刚好知道李处耘当监军,下令屠城,煮吃降将,导致敌军降而反叛,逼着残军拼死反抗,让宋军损失惨重的事情。可是这事情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他总不能说:我猜……或者我算了一下……但皇帝问话,不回答也不行,黄知轩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臣听说李处耘大人患有怪病,这种怪病在战场上若是复发,会做出一些反常的怪事,恐怕会影响大局。”全场所有人顿时一怔,有一些与李处耘关系好的人更是看着黄知轩一脸怒容,赵匡胤蹙着眉头,呵斥道:“小子,李处耘已经有数年没有回京,你连人都没有见过,在这里胡说什么,朕念你年幼,不治你妄言之罪,退下吧!”群臣中不少人轻笑出声,这时所有人才突然想起黄知轩才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郎,所以看着他的眼神中多了一些调侃意味,神色中都是一副你小子虽然本事不小,但毕竟还是乳臭未干的小子,说话果然是嘴上不把毛,胡说一通。黄知轩本来想退下的,但见众人这神色,顿时便感到不舒服了,正色道:“陛下也说几年未见李处耘大人,或许李大人真患了了什么怪病,所以为了不影响征伐荆湖大局,臣以为陛下还是派人去淮南打听或者调查一下也好。”赵匡胤刚才那句话里面其实回护黄知轩的意思非常明显,这也是众臣大多数只有调侃,而没有讥讽的原因,所有人都看出了陛下对这小子的回护之意。可谁知道这个小子竟然死倔死倔的,还没完没了,并且越说越荒唐。虽然黄知轩终于表现出了十五岁少年应该存在的不成熟的一面,让赵匡胤心中反而感到莫名的舒服,不像之前总感觉黄知轩身上有一种深不可测或者看不透的感觉。但是赵匡胤还是狠狠蹬了一眼黄知轩,呵斥道:“好了,黄知轩,你别再妄言重臣了,退下吧!”“可是……”黄知轩还想尽最后的努力,因为他知道李处耘会致使荆湖之战中敌我双方多死十数万人,这可是十数万个活生生的人命啊!“别可是了……”赵匡胤真有些生气了,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莫非是想故意找罚不成。见黄知轩没完没了,再加上见皇帝陛下也生气了,有些与那李处耘交情不错,或者想让今天仗言的一幕回头传到李处耘耳中,好博个好感或者人情的人开始蠢蠢欲动了。毕竟李处耘已经是枢密院副使,随着如今军制改革,枢密院的权力爆增,枢密院使也只比宰相低半级而已,而枢密院副使是堪比副相的存在。“黄县子毕竟年幼,还是不要妄议国事。”说话的是兵部尚书常信,军制改了之后,兵部很多事情都要受枢密院约束,若是能够与枢密院副使李处耘搞好关系,对后面开展工作非常有利,所以他不但抢先说话,而且话语中毫不客气。黄知轩见这个常信说他年幼无知,顿时有些恼火:“常大人敢不敢和我打赌!”“打赌……”全场顿时一片死寂。事情进行到这里,还能怎么样,常信只好继续道:“打赌就打赌。”黄知轩立刻道:“赌我们两家的府邸,谁输了,谁将自家府邸送给对方。”常信家府邸在东京城的地段非常好,占地五十多亩,七进的大宅,不论规模,还是价格都是黄知轩在东京城的那处宅子的三四倍不止,虽然知道这个打赌不太对等,但这个时候他若和黄知轩讨价还价,那就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了,毕竟黄知轩是十五岁小子。所以常信几乎没有犹豫,便点头道:“好,就按照你所说,赌自家府邸。”“好了,赌都打完了,你小子赶紧滚吧!”赵匡胤狠狠蹬了一眼黄知轩,他对黄知轩非常看重,所以才一直容忍到现在,看着黄知轩胡闹。黄知轩心中叹了口气,他已经尽力,所以向赵匡胤一礼:“臣这就滚。”说完,黄知轩转身小跑着出了甘露殿。PS:五千六百多字的大章,懒得没有分章,后面六百多字就相当于免费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