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东晋碧玉

第239章 最早的广场舞

东晋碧玉 堂丑 2236 2020-01-14 22:52

  曼秋一听到司马德宗的名字,就紧张不已,因为她知道司马德宗是晋孝武帝司马曜的长子,是晋恭帝司马德文的同母兄,也是东晋的第十位皇帝,而他的皇后是王羲之的孙女王神爱。穿越后遇到的人竟然是未来的皇帝,如何能让她不惊慌紧张?不过此刻的司马德宗还不是太子,太子是那位恒玄的学生司马德文,司马曜原本并不喜欢这个长子,想废长立庶,只是后来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才不得不废了司马德文的太子位,让这位长子继承了帝位。曼秋缓缓站立起来,对着司马德宗说道:“我叫曼秋!是……是荆楚普通人家的女儿,并非什么大家小姐,因为一个意外事件来到这里,公子今后叫我曼秋便可!”“原来是曼秋姑娘,在下这厢有礼了,今日能结识曼姑娘,实在是在下三生有幸!不知姑娘想去何处?能否结伴同行?”司马德宗见曼秋如此紧张,呵呵的说道。“我……”曼秋犹豫了一下,我到底想去哪里?不过既然到了东晋,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不如去京师看看你于是又道:“我这是想去建康城。”“正好同路!”司马德宗笑道:“萍水相逢,不如我们就结伴而行如何?”曼秋想着自己一个穿越过来的人,对这里人生地不熟,主要是他们的生活习惯和风俗肯定与自己格格不入,万一路上遇到个坏人就更糟糕了,有这皇子同行,一来是安全,二来也可以了解一下东晋社会,毕竟这正是她学业中的主要内容,有了这一番亲身经历,今后如果能有机会回到现代去,那还不成了东晋通了么?于是便缓缓点了点头。当然,此时的曼秋还不知道谢蛋儿和魏藤都在这个东晋社会里,司马德宗也不知道她的来由,自然也没有提及到谢蛋儿。“不知道姑娘会不会骑马?”司马德宗看了看自己这次出来只带了三五个骑马的随从,并没有带轿子出来,看着曼秋文弱的样子,询问她道。这让曼秋十分为难,莫说是骑马了,虽然出身并不高贵,但是打小起,她的妈妈连自行车都不让她骑,说是真正的淑女是不能骑自行车、玩梭梭板、玩跷跷板之类的游戏的,因此她从小就没有做过那些事,才出落得亭亭玉立,两腿笔直,丝毫无缝,尴尬的摇了摇头。司马德宗大喜,眼睛一转,道貌岸然的正色道:“若是曼姑娘不嫌弃,就请与在下同骑一匹马如何?”你娘的,想占老娘便宜吧?曼秋冷冷一笑,别看你是皇子,我这冰清玉洁的身子就是连从小一起长大的谢蛋儿都未曾得抱过,你还想用那么暧昧的姿势与我同骑一马?简直是妄想,欺负小姑娘不懂事是吧?在大学里,她作为学校的校花,对这样的浪荡公子见得多了,于是也礼貌的摇了摇头道:“多谢皇子好意,我……我有点晕马,还是自己一个人走路吧,你们先行便是。”“大胆,我们皇子要与你骑马,你还敢拒绝!”身边随从怒气冲冲,感觉她驳了司马德宗的面子。“住嘴,尔等都靠一边去!”司马慧茹呵斥道,虽然他被曼秋无端拒绝,心里却是对她更是敬重,在大晋朝,只要他点点头,不知道会有多少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抢着坐在他的前面同骑一马,这个衣着怪异的女子竟然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说明她是真正的与大晋女子不同。遂又呵呵笑道:“既然姑娘不喜欢骑马,那在下就陪着姑娘还是走路,反正这里离建康城也不远了,夕阳西下,能与心怡的姑娘踏辉而行,也是一件人生快事!”“殿下,皇上还在等着你商议大事呢!”一名属下听到他要与这陌生女子一起走路,慌忙提醒道。“多嘴!”司马德宗皱着眉头呵斥一声,那属下顿时闭嘴不语。曼秋见他风度翩翩,虽然嘴上说了些赞誉的话是不过那也是一个男人见到漂亮女子的正常反应,便与他并肩同行。此刻的司马德宗春风得意,与这个气质截然不同的美女并肩同行,曼秋的学识、见识和言谈举止都堪称大家,给他一种全新的感受,二人一边走一边说笑,不知不觉已到了建康。华灯初上,建康城里一片繁华,酒肆歌楼、挑夫摊贩栉比鳞次,游人走夫摩肩擦踵,广场上一人正弹头箜篌,十余名大妈踏着节奏在跳着广场舞,真是夜市如昼热闹非凡。这给了曼秋一种全新的感受,这个在南方风雨飘摇的东晋京师竟然也如此繁华,丝毫不比哪个盛世差,若不是亲自来这一趟,曼秋怎么也不会想起古人也已经流行了广场舞,要是把这个论题作为毕业论文,论证华夏广场舞源远流长,堪称国粹,那一定会轰动,便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着还有两格电,便对着这些人群景物一一拍摄下来了又对着司马德宗一阵乱拍,这个可是不折不扣的皇帝啊!回去了也得让大家看看古代皇帝到底长什么样子。“曼姑娘,你手中这东西是什么?”司马德宗见她玩得开心,夜幕下的曼秋姑娘甚是迷人,紧致的牛仔裤包裹着优雅诱人的身材,短袖体恤露出一截白藕一般的手臂,夜光下泛着一股迷人的光。“这……”曼秋有些为难:“这是我们家乡的一种小玩具,专给女孩子玩的,殿下作为皇子,当以大晋天下为己任,不会对这个感兴趣吧?”“当然不是,问问而已……”司马德宗呵呵道:“玩物丧志,父皇从小就教导我说,国家社稷、黎民苍生才是在下想要考虑的事。”不错嘛,看来你也是个好皇帝啊,怎么会把东晋搞得一团糟?东晋乱世就是从你司马德宗开始的。司马德宗又低声说道:“曼秋姑娘,在下今日能认识姑娘,真乃是三生有幸,感觉有诉不完的话题,只是还要赶到皇宫与父皇汇报政事,不知姑娘去何处落脚,在下今后如何才能找到姑娘?”曼秋这下有些为难了,她独自一人来到东晋,人生地不熟倒也罢了,关键是她身上没有钱,连一样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只有一台手机和一个钱包,那些在东晋都是一文不值的东西,如何生活?如何生存下去都成了一个大问题,听他这般一问,不禁又有些尴尬惶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