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驸马的自我修养

第一二四节 埋伏

驸马的自我修养 晨风天堂 2156 2020-01-14 22:52

  在此时瞿越这位大元帅眼中,唐已经不足以称天朝,瞿越上层已经开始有心奉瞿越王的大舅哥陈承为天子,称瞿越为天朝。他们,已经目中无人了。眼看天色潜暗,陈守度吩咐扎营,明天再赶路。就在陈守度大营往北三十里,一片难得的平整开阔地,焦昝带着五百人,胡成德带着三千人马,正在玩命的挖坑,然后将一只又一只的陶罐埋在坑里。而后,一片陶罐之中,有一个大坑,坑内正好可以藏匿三个人,坑上盖木板,然后再盖上土,将地雷的拉线留在坑中。他们已经在这里忙活了足足三天了,不知道挖了有多少坑。大约到了凌晨三点多的时候,除了留在坑里的人之外,其余的人检查过地面的伪装后,开始后退。就在这片开阔地以北,就有一片军营。只有前营栅,根本就没主营,没有后营的一处假军营,高挂着唐军大旗。这里就是阻敌的营盘。四更天。睡了一小会的胡成德来到了营前,焦昝递给了胡成德一只雪茄后说道:“薛七带着五百人就敢硬挑瞿越三万五千人马。咱们三千五百人,对方只有五万多人,而且当时薛七的部下还没有备甲。”“恩,这甲厉害。”胡成德见到新甲的。新甲的数量不多,眼下只能给他们五百付,五百付甲焦昝的兵二百,胡成德的兵三百。两人正聊着,瞿越的前锋部队到了。一小队骑兵。唐军营中一片慌乱,敌骑都杀到营前三十步,才有几只箭飞了出去。而后,敌前锋斥候快速退离。一直躲在营栅后看着斥候离开之后,焦昝站了起来,叫亲兵帮自己紧了甲,然后背上插了两把刀,腰上挂了两把,又提着一只弩:“胡将军,准备开战。”“好。”再说瞿越军营。“什么,唐军摆了一个假营?”陈守度惊呼着。斥候回答:“报大元帅,确实是假营,只有前排营栅,我们靠近看了,后排并没有营房,看唐军人数,最多不超过两千人马。”陈守度思考片刻:“调一万人马上前。”天蒙蒙亮的时候,一万瞿越人马靠近了焦昝的营盘,这里确实只有两千人马。两千人列阵。第一轮,弩箭,就放倒了瞿越一千人。好弩。这是琼崖制作的新式弩,用的是钢片加木片,然后用铆钉再加胶,虽然简单,却是制作方便,成本低。好处是,射程足够远。瞿越的箭还不到射程呢,第一轮就放倒了一千瞿越兵。带兵的瞿越将军挥刀高喊:“盾兵上前,弓兵上前,冲到七十步,射。”唐军没动,再一次对瞿越兵对射。又是一轮箭雨,瞿越兵又有近千人倒地,而瞿越的箭射在唐军阵中,唐军没躲,任由箭射在自己身上。前排的,全是穿着新甲的士兵,瞿越的箭根本就伤不到甲,更别说是人了。“退……”唐军再来一轮,这次又让瞿越扔下了小几百人。瞿越中军,前锋将军汇报之后,陈守度吩咐:“盾刀手上前,骑兵从两翼包围,象兵在盾刀手之后,唐军只有两千人马,只要压上去,他们必败。”眼看着瞿越中军上前,焦昝问胡成德:“胡将军怕吗?”胡成德回答道:“有点高兴。”焦昝只是笑了笑,然后大声下令:“号令手,准备发令,各队备战。”瞿越的盾刀兵举着盾往上压,距离都已经到了五十步了,可焦昝却没动。突然,瞿越的两翼骑兵动了,足有四千骑兵全力从两侧包抄而至。焦昝一只手高举着红色令旗,号令兵拿着火把紧张两眼紧紧的盯着焦昝的手。就在这时,两侧的骑兵开始一片片的倒下之时,焦昝猛的一挥旗子。却见瞿越中军象军所在的地方最先开始出现巨响,那此地雷伤不到象兵太多,可大象对于这突然出现的巨响吓的都惊人。紧接着,受惊的大象开始狂奔。而这时,一片又一片的拉雷开始不断的响起。新式地雷,炸不死大象,却对人有着巨大的杀伤力。焦昝看了一眼两侧成片倒下的骑兵,再次用蓝色小旗向前一挥,唐军杀出。两侧,不知道挖了有几万个碗口那么的大的坑,就是用来对付骑兵的,骑兵的马只有一条腿踩进坑里,马腿必断。高速奔跑的骑兵马腿断了之后,骑兵就被甩出,然后被后面停不下来的骑兵活活踩死。爆炸声更加的密集,所有的拉雷都被拉响。五万瞿越兵大乱。一个个木板被掀开,又是点着的手雷以及燃烧瓶,再加上弩箭攻击。瞿越兵开始溃散,唐军全线杀出。唯一没有乱的是陈守度带的精锐部队,约有一千人马,被称为瞿越保胜军,是自称天子军八军的精锐之一。焦昝杀到近前,几百人停了下来,然后几百人开始用点着小雷,用绳子甩出去。一千精锐被炸的鲜血淋淋。焦昝这才抽出刀来。一位脸上满是血的瞿越兵挥刀砍了过来,焦昝只是抬起左手挡了一下,然后一刀劈了回去。旁边又有人一刀劈了过来,焦昝根本就没有理会,径直往前。刀劈在甲上,刀断了。跟着焦昝的亲兵砍了这人,焦昝的刀也砍向了陈守度身边的两名副将之一。陈守度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亲兵挥刀砍在唐军身上,他们的刀断了。他们的刀碰到唐军的刀,刀会断。他们的刀碰到唐军的甲,刀也会断。人一个又一个的倒下,一直到他身旁再无人保护。焦昝上前:“奉我主之令,谋逆之罪人瞿越李氏,背德忘义,裂土称王死罪。”没等陈守度开口,焦昝一刀就将陈守度劈成了两半。这时,焦昝还在继续说道:“奉我主令,瞿越李氏诛九族。”这句话说完,焦昝用陈守度的披风擦了自己的刀,然后回刀入鞘:“传本将令,瞿越新兵凡追逃一人,首级赏钱一百,劝降两人赏三百钱。”“得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